首页>>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发略探
 

石振平

(许昌职业技术学院   中原文化产业研究中心  河南  许昌461000)

 

一、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源禀赋和保护利用现状


1.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基本情况

     许昌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人文积淀深重厚实,历史文化根深叶茂,是中原文化重要的发祥地。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许昌历史文化资源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中原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体现了我们河南人特有的生活方式、道德观念、审美趣味和艺术风格。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多样,品类齐全,遍布全市各县区,截止到2015年,全市共成功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3项、省级非遗项目22项、市级非遗项目56项,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5名、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33名、市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87名,涉及传统戏曲、传统技艺、传统音乐、民间文学、传统美术、民俗、曲艺等多种类型。(具体分类及名单见表一),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具有十分深远的文化传承价值,还有的具有极高的艺术审美价值,典型的如禹州钧瓷,同时还有很多蕴含广泛的经济开发价值,如禹州药会、禹州钧瓷、顺店刺绣等。

表一: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分类表


非遗种类级别项目名称
民间文学省级大禹神话传说、黄帝传说、葛天氏传说、吴道子传说、张良传说、马文升传说、钟繇传说、陈实传说
市级许由传说、甘罗传说、褚遂良传说、褚蒜子传说、刘德升传说、吕不韦传说、韩非子传说、晁错传说、郭嘉传说、花石传说、和尚桥传说、彭祖传说、紫云书院传说、小西湖传说
传统音乐省级筹音乐
市级贾集唢呐、细吹
传统舞蹈省级艾庄铜器舞、南席老虎舞、弓子锣舞、莲花灯舞
市级仙鹤送印、独杆轿、大铜器、铜器舞、石固狮舞、石固肘搁
传统戏曲国家级越调
省级襄城县越调
市级许昌豫剧、许昌曲剧
曲艺市级河南坠子
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省级心意六合拳
市级黄龙拳
传统美术省级顺店刺绣
市级禹州泥塑、禹州剪纸
传统技艺国家级钧瓷烧制技艺
省级禹州中药加工炮制技艺、鄢陵古桩腊梅盆景制作技艺、董村木杆秤制作技艺、长葛绒制作技艺、大周黄蜡制作技艺
市级许昌陈氏皮影制作技艺、禹州粉条制作技艺、禹州四大九蒸货炮制技艺、扒村瓷烧制技艺、石象常庄豆腐制作技艺、石象红萝卜种植技艺、南席小磨油制作技艺、老城卷煎制作技艺、禹州十三碗制作技艺、禹州传统土漆技艺、钧瓷窑炉建造技艺、九天阿胶制作技艺、蚕丝绒球传统手工制作技艺、河街腐竹传统手工制作技艺、丈地特色羊肉汤、档发手工制作技艺、襄城烟草种植和烘烤技艺、喜根根艺制作技艺、尚德元烧鸡
传统医药市级韩氏中医正骨疗法、周氏正骨、胡昶瑞堂中医疗法、巴氏乾坤膏、许昌郭氏膏
民俗省级杜寨书会
市级鄢陵陈化店茶饮习俗、花石徐庄社火、神垕古镇社火
生产商贸习俗国家级禹州药会




    

 

   





























































2.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现状

    毋庸讳言,这些年虽然一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和人们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仍然保持生命和活力外,大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形势,一些依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各种技艺、习俗、礼仪等文化遗产正在不断消失,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流失状况严重。此外,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后继乏人,一些传统技艺面临灭绝的危险。目前,针对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财富,许昌市虽然在保护和利用方面作出了不少努力,但仍然还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第一,许昌非遗保护缺乏有效的运作机制。许昌市当前在非遗保护方面囿于人员缺乏和财力有限,没有依据许昌市的本土实际现状,制定出具有整体性、全局性、持续性和可操作性的运作机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和保护利用没有达到足够的重视程度。例如在非遗宣传层面上,目前许昌市还没有设立一个关于本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许多来自于民间的非遗资源反而缺乏大众的认知。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存与记录上,缺乏对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整体性、系统性的数字化整理、保护与存储,也没有建立非遗保护网站,方便人们快捷地获取、下载关于自己所需的非遗资料,这就大大限制了非遗的保护意义和利用开发价值。
     第二,保护经费不足,非遗传承后继乏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产生与发展有特定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 是农业社会的产物。随着工业文明的日益加深,社会经济的日益发展,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市, 远离了昔日农村生活模式,在现代生活理念和方式的影响下, 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很大变化,传统的礼俗和娱乐活动逐渐淡出,一些依托于农耕文明的传统技艺也面临困境,难以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时,许昌非遗保护还存在经费投入不足的问题。目前,除了个别重点项目如钧瓷烧制技艺和越调得到国家拨付的非遗保护专项经费之外,其他非遗项目均很少得到经费来进行保护、开发和利用。在这种形势下,传承人自身的生存境遇就比较困难,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转向有经济收入的职业,传承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反而成了带有自娱自乐性质的副业。而那些在新时代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本身就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一定的疏离感,缺乏学习传承的兴趣,再加上以传统技艺为业,又不能发家致富,改善生活质量,因此,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后继乏人,处于濒危的境地。
    第三,开发理念淡薄,产业化力度不够。当前,人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还停留在申报各级非遗目录上,至于申报成功之后,如何开发利用,如何在生产中进行保护和传承,还缺乏应有的关注以及因应措施。许昌的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即使在入选各级非遗保护目录之后,其生存环境也没有发生很大的改观,大部分仍然处于其本初的状态,或是在社会发展中式微,或是其利用仅仅局限于本土区域,离产业化相去甚远。其实,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有融入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才能获得生机和活力。通过生产性保护,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适度利用和开发,不但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规律,也是在当前国家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潮流中应时顺势之举。

二、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发对策

    目前,文化产业在我国正方兴未艾,日益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支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党和国家政府对文化产业的发展给予了高度重视,《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推进文化产业结构调整,发展壮大出版发行、影视制作、印刷、广告、演艺、娱乐、会展等传统文化产业,加快发展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移动多媒体、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毋庸置疑,文化产业将成为新的经济拉动引擎,今后的经济发展时期,文化产业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但无论是传统文化产业还是新兴文化产业,都必须以文化载体,从文化中获得源泉。而且文化产品如欲受到人们欢迎,也必须上应时代,下接地气。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其文化因子本身就是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反映,具有较强的亲和力。因此,文化产业的开发完全可以和非物质遗产相互融合,相得益彰。非物质文化遗产借助于文化产业的开发,推向市场,不但能够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而且在当代也能重新焕发生机,在创新中传承,在传承中创新,这本身就是最好的保护与利用。针对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产业开发,本文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好统筹谋划:

1.实施创意开发,挖掘非遗内在潜力

    当下,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就是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日趋没落,走向濒危,甚至一部分遗产已经失传。这里面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传统农耕文明的产物,在工业文明和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这些非遗资源和人们的当代生活、现代理念有一定的距离,尤其和青年人之间有着深深的隔阂。在这种形势下,静态的保护固然有其必要性,但是如果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身没有足够的生命力继续发展下去,不能让后人自觉传承而需外力被动保护时,我们不能不考虑其维持的时间能有多久,即使是采用最现代的数字手段进行保护,久而久之,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终也只能成为历史文化的化石,其所涵蕴的民族文化因子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有必要在保持非遗文化内涵的前提下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适当的创意研发来适应这个时代,使其在当代仍然保持生命和活力,人们自觉自愿的去传承,这应该是非遗保护和传承的另外一种必要的也是可行的途径。
    许昌是一个戏曲之乡,许昌的豫剧、越调、曲剧都曾经辉煌一时,至今还保有良好的根基,也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无可否认,许昌的戏剧也在时代大潮的冲击下,渐趋衰落,因此必须对其进行一定的改革与创新才能将许昌戏剧这一笔宝贵的非遗资源传承下去。创新可从内容与形式两方面入手。内容上须和时代接轨,多排演一些表现当代生活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作品。形式上应多加融合现代技术手段,例如舞台布景,服装道具甚至唱腔舞蹈都可以进行适当的现代改良。在这方面,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青春版《牡丹亭》演员平均年龄20岁左右,不论主演、配角、龙套全部由年轻演员担纲;音乐方面,把歌剧的音乐创作技法用到了戏曲音乐之中,全剧采用西方歌剧主题音乐形式,丰富了戏曲本身和音乐的表现力,为观众呈现出一席五彩斑斓的视听盛宴;唱腔方面,将西方歌剧和东方戏曲相结合,在《牡丹亭》的唱腔中加入了大量的幕间音乐和舞蹈音乐,很好地渲染了舞台气氛;服装方面,青春版整体色调是淡雅的,具有浓郁的中国山水画风格,全部演出服装系手工苏绣。据媒体报道,青春版《牡丹亭》使昆曲的观众人群年龄下降了30岁,打破了年轻人很难接受传统戏剧的习惯,提高了年轻人的审美情操及艺术品位。许昌戏剧虽说与昆曲是两种迥然有异的舞台艺术,但也可以借鉴别人的成功经验,结合自己的特点,进行现代创意开发。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代创意研发不仅仅局限在戏剧方面,当前,许昌旅游的一个不足之处就是具有本地特色的纪念品严重缺乏。外地游客来许观光之后,基本上找不到有关许昌文化特点的纪念品作为留念或馈赠之物。而事实上,以许昌非物质文化遗产底蕴之厚重开发旅游纪念品并非难事。像顺店刺绣、禹州泥塑、禹州剪纸都可以结合旅游市场特点开发成纪念品。而作为许昌最著名的非遗资源禹州钧瓷其产品主要集中在传统艺术收藏品方面,市场较为狭隘,其实钧瓷也可以向生活实用品方面发展,例如茶具、花瓶、高档餐具等,而且许昌作为三国文化之乡,具有深厚的三国历史文化资源,钧瓷也完全可以与三国文化融合,开发具有三国文化特点的旅游纪念品,例如各种造型的关羽像、曹操像,以及关于三国时期传说、故事的钧瓷产品。

2.对接传统与新兴文化产业,融合非遗元素

    文化产业既包括出版发行、影视制作、印刷、广告、演艺、娱乐、会展等传统文化产业,也包括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移动多媒体、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但无论传统文化产业还是新兴文化产业都是以文化为载体的,文化是其内在的灵魂,也是决定其是否能够赢得市场、发展壮大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文化也必须与产业相结合,活化于人们的生活中,才更加富有生命力。因此,许昌非遗的传承弘扬,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都要求非遗资源与传统和新兴文化产业进行有效对接,有效融合,相得益彰,协同共赢。
    例如,非遗与影视演艺业的对接。非遗资源是历史赋予许昌的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许昌民间文学里包含的名人传说、三国文化传说能够为影视文学提供大量的素材。在新形势下,影视艺术蓬勃发展,为老百姓所喜爱。因此,非遗资源的产业开发也应该与时俱进,精选题材,编制剧本,拍摄一批再现历史风貌、张扬民族精神、体现许昌特色,在全国都具有影响的既叫好又叫座的影视作品。在这一方面,前段时期央视一台播放的《大河儿女》就非常具有启示意义。钧瓷文化在许昌乃至中原地带人们耳熟能详,但并不意味着中原区域之外的人对钧瓷都有深入了解,但仅凭《大河儿女》在全国范围的热播,许   昌钧瓷文化一时之间就马上传播到了大江南北,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共赢。
    与普通百姓贴近的艺术形式除了影视艺术,还有音乐、舞蹈、戏曲等表演艺术。如今,演艺业在文化产业中的地位愈来愈重。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民众的文化娱乐支出比重不断增加,文化消费时间逐渐增多,对文化产品的选择性日益增强,逐渐向高层次的精神文化需要转移,观看娱乐性强、影响力大的演出节目将会成为民众最为普遍的文化消遣方式之一。因此,将许昌非遗资源中的传统戏曲积极与演艺业进行对接,成立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演艺经纪公司,融合到文化旅游产业发展中去,是许昌非遗产业化开发的可行之路。
非遗与动漫产业的对接。民间文学是一种以口述语言为载体的口头作品,固然众多作品本身仍旧具有无可比拟的魅力,然而这种传播方式却使民间文学在在视觉文化的霸权下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因而导致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学逐渐失去听众。而动漫作为典型的视觉文化,能够最大限度地将民间文学的口头叙述转化为具象化的视听语言,并充分调动人们的视觉、听觉来重新感受民间文学的魅力,使受到冷落的民间文学再次回归人类的心灵。纵观中外动漫产业的发展,很多具有影响力的动漫故事都是取材于民间文学的。像美国迪士尼公司拍摄的众多动漫电影,很大一部分都是从世界民间文学宝库中选材的,《仙履奇缘》、《睡美人》、《木偶奇遇记》、《爱丽丝梦游仙境》、《罗宾汉》、《美女与野兽》、《赫拉克斯利》、《阿拉丁》、《花木兰》等无不取材于民间文学。在中国,动漫产业发展至今,民间文学与动漫一直都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像《铁扇公主》、《哪托闹海》、《老鼠嫁女》、《阿凡提的故事》、《宝莲灯》、《梁山伯与祝英台》等这些动漫电影都是来自于民间文学。许昌的民间文学虽然数量相当丰富,但是长期以来都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如果对这些民间故事进行动漫开发,将是许昌动漫产业与非遗保护的双赢。

3.发展节庆旅游,焕发非遗活力

    当前中国传统节日的味道越来越淡,像春节,人们纷纷感叹年味没有了,端午节,就是简单的吃粽子了事。而另一方面许多地方民俗却面临濒危境地。而事实上,自古以来民俗传承的一个重要途径,民俗表演的一个重要场合,就是传统节庆,甚至许多民俗是源自于节庆的。因此,发展节庆旅游,丰富传统节日内容,焕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气神,既满足了人们内心当中的传统记忆,又为传统民俗的传承与保护提供了重要的途径和舞台。
    目前,许昌的节庆活动除了传统节日以外,还有每年一度的三国文化旅游周、中原花博会以及两年一届的禹州钧瓷文化节,如果能够将这些节庆活动与传统民俗进行有效融合,政府引导企业在节庆期间举办各种民俗表演节目,既聚集了人气,吸引了眼球,带来了客流,同时也让曲艺、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获得了生机,给非遗传承人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提高了他们传承非遗技艺的积极性。

4.创建民俗文化村,丰富非遗旅游内容

    当今,制约许昌旅游产业的一个瓶颈就是精品旅游资源过于贫乏,不是广大游客理想中的旅游目的地。创建民俗文化村既可以弥补许昌旅游资源匮乏的现状,又能够为非遗提供一个保护和传承的基地。民俗文化村是以村这个载体来展现民俗文化,属于主题公园的范畴,类似于韩国的民俗文化村。韩国民俗村将韩国各地的农家民宅、寺院、贵族宅邸及官府等各式建筑聚集于此,再现朝鲜半岛500多年前李朝时期的人文景观和地域风情。韩国民俗村分为复原和展出民俗资料及民族文化遗产的“民俗景观区”,展出文化遗产和民俗资料的“博物馆区”、展出传统食品、工艺、纪念品等的“集市街”等。民俗村内的店铺和露天集市上的商品大都是当地传统手工制品及别具风味的食品,露天场上每日定时都有精彩节目表演,如:民俗舞蹈、杂技和乡土鼓乐。目前韩国民俗文化村已成为韩国旅游的必去之所。
    因为中国区域过于辽阔,民俗千差万别,许昌的民俗文化村不可能面面俱到,主要应以展现中原民俗为主,汇聚中原地区的民居、民俗、农耕、节庆、戏曲、传统工艺、民间艺术于一园,向旅游者作集中展示,具有较强的观赏性和参与性,能使旅游者完全领略多姿多彩的中原文化。民俗文化村应集食、游、娱、艺、购于一体,以满足游客多方面的需要。

5.集中优势资源,树立非遗品牌

    目前来看,在许昌市以外具有较大影响的非遗资源只有禹州钧瓷,大多数传统技艺还处于“藏在深巷人未识”的状态,只在许昌本地具有一定影响力,这不能不说是资源的浪费。其实,许昌的很多传统技艺和人们日常生活的联系极为密切,假如经过适宜的市场化运作,是有广阔发展空间的。像许昌周边的周口市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逍遥镇胡辣汤今天已经遍布省内外,在许多地方家喻户晓。大批具有开拓精神和经营理念的逍遥人抓住商机,瞄准市场,走出家门,外出经营胡辣汤,成为发家致富的一条成功途径。逍遥镇胡辣汤除了传统的店面摊点经营模式之外,还实现了企业化工业生产模式,逍遥胡辣汤传承人通过对汤料传统配方,制作工艺进一步探索论证,科学分析,研制开发出 “水冲式胡辣汤”、“胡辣汤全味粉”等系列调料,先后兴建了10余家胡辣汤汤料生产企业。胡辣汤已经成为逍遥镇当仁不让的“第一产业”,真正是“一碗汤带动一个城”。具体到许昌,像禹州粉条、禹州十三碗、南席小磨油、丈地羊肉汤等这些在许昌本土具有一定市场和知名度的非遗资源,也应借鉴其他地市的成功经验,在政府支持和引导下,深度挖掘非遗资源的内在价值,积极开拓市场,树立品牌意识,实施产业化开发,实现良好的经济效益。